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主要内容
所有结果

专访 Remerge产品副总裁Güven Soydan:畅谈管理、iOS14隐私新政策、和产品


在2020年即将合上最后篇章之际,我们采访了Remerge新加入的产品副总裁Güven Soydan,就他的职务所涉及的多个内容:产品和团队管理,远程工作,Apple的隐私功能以及他对产品团队的使命等展开话题。这是一次令人耳目一新的开放式对话,以温暖的音调结束。正是我们在当下的特殊时期所需要的。今天把它分享给你们,作为新年寄语和展望,也很贴切。

关于您和您 在移动广告行业的经历


我的广告职业生涯始于一家非常老派的销售公司,从事销售工作。

“您好,您想全年购买2000万次展示?好的,这是60,000土耳其里拉。这是我们将在其上展示广告的网站。是的,我们当然会向您发送屏幕截图。”

我曾经打电话给网站的所有者并制定整个计划。这是一项极其艰苦的、全手动操作和无聊的工作,但却教会了我开展职业生涯所需的几乎所有知识。

我与大型媒介采买(media buying)机构进行了很多合作,并开始对“特殊项目”感兴趣——网站日益盛行的Flash应用程序,看上去很酷的可扩展横幅,以及超出标准横幅位置的任何内容。因此,我开始设计这些与网站内容相匹配的不同想法,将其出售给广告代理,然后与网站所有者建立联系。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为工作而进行创作的滋味。这是一种令人愉悦的感觉,我想继续这样做。虽然花了一段时间成为产品经理——因这种愉悦感所驱动的职业——我一直对我的直接领导和我所在公司的老板一直心存感激,让我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这也是我第一次体验到良好的管理。

«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为工作而进行创作的滋味。这是一种令人愉悦的感觉,我想继续这样做。 »

移动端?

在2011年的批量广告采买热潮中,我获得了一份工作。我要以我在数字营销方面的知识来管理公司的广告预算,整个广告预算。当时我被推荐管理效果类广告业务,具体来说是SEM(搜索引擎营销)的业务。经过成百上千小时的工作,也许是几个月的不懈努力和改进,我相信到当时为止,我们建立了当时最好的SEM优化平台之一。它要求整个公司的每个人——从报价编辑到每个开发人员——都参与其中,我确信这在当时是极具开创性的工作。在2011年,我们有了绝对个性化的数字广告,而没有使用任何用户身份信息,仅取决于用户的意图。

我们验证了一个可以实现并具有影响力的目标。我们建立了基本的概念一次又一次地进行了验证。将数值翻倍,并严格进行优先级处理。这是又一次,那些引导我的人通过优秀的合作创造了美好的成就感。

之后,我才开始涉足移动广告。伊斯坦布尔的一家移动广告销售公司Mobilike招募了我来负责绩效广告产品。柏林的一家公司Madvertise刚刚收购了Mobilike,他们将自己的优势整合在一起,为当时蓬勃发展的土耳其移动广告市场带来了创新。

Instagram尚未被FaceBook收购的时代,我的手机还是苹果4S的时代。

当我受邀去位于柏林的母公司Madvertise平台的广告服务器功能时,我正在研究移动归因技术(当时AdjustAppsFlyer刚刚成立,HasOffers一家独大),以及如何成功运行CPI广告活动。 Remerge的首席执行官Pan当时来到了伊斯坦布尔和我沟通。他是我在柏林的第一任经理。现在他再次成为我的直接汇报领导。我发自内心地欣赏我从Mokanlike的Volkan和Şekip以及Madvertise(成为后来的LiquidM)每个人那里所得到的支持。

在柏林,我曾在Fyber和Applift两家公司从事过同一行业的工作。由于我的教育背景和以前的工作背景,我一直对数据和优化感兴趣。作为产品经理,我从事adtech堆栈的各个部分的工作,从聚合SDK到购买优化算法。不得不说,我总是更喜欢需求方平台的相关工作更多一些。

OLX作为广告产品的负责人时,我开始关注最终用户的体验,并在领导该产品的游戏发行平台中采用了这种方法。

我在数字广告方面的全部经验,尤其是在效果导向型广告中(对“问正确问题的广告主的广告”有一个美化的称呼)的经验,使我来到Remerge,而Remerge这个名字恰如其分地形容了此次我和故友Pan,Martin ,Ben,Mike等人的重聚首。此时,我已经被产品管理行业和移动广告这一在软件开发人员中并不被广泛认可的行业磨砺了数百次。

我相信到目前为止Martin和他的团队的工作都非常出色,我期待着虚心地取长补短。

关于如何加入Remerge, 听说您有个不同版本的故事。到底是怎样的故事?是 什么因素促成了您的决定?


对的!我曾经差点加入Remerge。只不过经过三年兜兜转转,现在才加入。我一直是Remerge的朋友,曾经几乎参加了Remerge的每个聚会,但从来没有机会与Remerge的出色团队真正一起工作过。

Güven Soydan身着企鹅服在Remerge的四周年聚会现场

Eugen一直是我在产品管理方面的可信赖的顾问和挚友。经过多年的“你什么时候加入?”的询问,他说大门仍然为我敞开,于是我决定加入了。Eugen已经升任战略副总裁(VP Strategy)职位并继续发挥着巨大影响力,我接管了团队以及产品管理。

在我加入Remerge之前和Eugen的最后一次电话会议中,他提到了行业即将发生的变化:我实际上对这种混乱状态感到兴奋。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绝对不是一个对这种不确定性感到满意的人。但是综合了以下因素:Pan和他的团队,Remerge的文化,公司在面向其客户和合作伙伴中的定位,我在组建极具自主性的和高效的团队时解决巨大问题的意愿等等。这些加分项都在恰当的时机具备了。这些加分项实际上也正是这些难得机遇和我的个人价值观的完美契合。

我感谢Remerge的所有人所创造的出色工作环境,我相信这是最重要的原因。我确信是这些促使我做了最终的决定。

刚加入Remerge的三个月是怎样的?


日程安排相当密集!接管团队并不是开玩笑的,但接管已经成形的产品却是每个产品经理的噩梦。我认为,在这三个月的末尾,我已经清晰了解了未来几年的发展轨迹。

我与众多团队成员进行了交谈,了解了过去情况和未来展望,我们的优势和劣势,同时不断了解各项进展的反馈。

前三个月的工作是创建思维导图,以展示Remerge的战略环境及其未来发展路线,同时将我们的团队在该图上的位置进行清晰定位。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制定指南针,定义正确的目标和产品管理原则。我们已为2021年的大规模行动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产品团队在做些什么?您希望在 接下来的六个月中实现什么?


这是一个比较宽泛的问题,可以包含很多内容。产品团队的首要目标是成为具有极强影响力的团队。实际将要处理的事项自然就明晰化了。简单来说,我们专注于三件事:

  • 让客户成为每一个想法的焦点;
  • 通过建设和成为一支功能极为强大的技术团队来重新定义效率的概念;
  • 衡量广告效果的真实影响,不允许任何借口。


经过对可衡量的广告效果相关研发路线的严格甄选,我们已经定位了Remerge战略走向。我们将专注于两个目标:成为效果类广告的最佳选择之一,以及为企业级客户全力打造优秀的广告平台。

我们相信,Remerge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其可定制的平台方法(从业务模型到优化算法的各个方面),基于高透明度和效果真实性建立的客户关系、以及在处理实时竞价请求方面的卓越能力
接下来的六个月是要把所有这些融合在一起,并在我们的优势基础上发展,同时“为房间里的那头巨大的大象” (即Apple隐私功能带来的影响)做准备。

接着聊聊 热门话题。您对新的iOS14隐私功能有何看法?


是的,聊聊刚刚提到的那头“大象”。我是数据隐私的坚定支持者,尽管参与了“大罪恶”(数字广告吞噬了整个世界),但从长远来看,我相信这是一种改变,它会变得更好。

我认为Apple坚持掌握个人数据不一定是这里的救星。但是,我们共同的思维基础以及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因高度联系而引起的争论正在将市场推向非常有趣的方向。

原因有两个。

首先,我们接受这一点——它走得太远了。我从根本上反对操纵人类思想的行为或力量。然而,人类的生存史是建立在我们作为讲故事者的前提下的,能够追踪每个人——并且不仅如此——能够对收集到的知识采取行动的能力,已经在近代历史上许多不同的方面显示出了其真实面目。特别令人觉得有趣的是,注意到现代公关的根源和爱德华·巴尼斯(Edward Barneys)的思想和创新被政治活动所利用,以及在最大型的政治活动中通过使用个人数据和极度优化的宣传信息所带来的效果和丑陋面孔。

« 一旦没有原则,对个人数据的利用就会变肮脏。因此我欢迎苹果公司考虑到崇高的目的而做出的前所未有的决定。 »

当我们只是利用信息讲故事的时候,它可能精彩有趣。然而一旦没有原则,对个人数据的利用就会变肮脏。因此我个人欢迎苹果公司考虑到崇高的目的而做出的前所未有的决定。也许它正是回到了问题的根源。

第二个重要原因是简单的客户导向的观点。现今由于进行了个人跟踪,因此测量变得极为精细。我们变得如此着迷于最快和最领先的指标,这些指标可能需要在此处和现在进行优化,而我们却忘记了如何衡量影响。基于事件的归因作为适用于现实情况的典型应用是很好的,它在清除行业中的不良参与者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我们的行为因果关系和世界复杂性不可能被简化到仅此一点。作为产品经理,我发现衡量广告对业务的真实影响而非归因于用户个人的不同方式真的很令人兴奋。

苹果公司的SKAdNetwork解决方案似乎再次成为我们时代的MiniDiscs(音乐存储技术,盛行时间很短,但开启了便携数字音乐的里程碑)。这只是我们所有人了解“星星之火”的学习平台。一旦我们触摸并感觉到它,我相信它将在行业中构建出具有燎原之势的衡量技术。

全球化工作是您的职能关键。您如何维持和发展远程合作关系


老实说,现在远程工作很常见,我们唯一需要解决的就是跨时区的差异。随着团队的壮大,优先考虑我们的互相联系和优化合理的接触点变得非常重要。Remerge文化向来注重远程协作,所以解决这些一点都不难。
总的来说,我遵循以下一些原则:

  • 始终全面了解我们业务的方方面面:我个人会与各个区域的负责人保持联系,并让我们的团队能够亲自接触到我们各地的客户。
  • 尽可能地整合:通过启用协作的公共工作时间来很好地管理跨时区协作。
  • 尽可能保持异步:我一次又一次地发现,书面和公开交流比我们的偏见告诉我们的要优越得多。我鼓励我的团队和同事保持沟通,并把沟通内容呈现在公司内部可见的平台上,这样工作就可以由群体的智慧优先处理。

一旦对一个组织有了绝对的信任,这种风格就不可避免地流行起来,因为它的效率和生产力都要高得多。Remerge有着鼓励异步工作的坚实基础和文化,并且为了使团队善于这种方式投入了大量精力。它一直在创造奇迹。

您还有其他方面的 寄语吗?


爱、信任和理解终将占上风。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刻,在无情的商业机制和个人实用主义的混乱中,也会有人一起努力,试图通过群体力量而不是个人成就来有所作为。我相信未来不可避免地掌握在这些人手中。我很高兴能和有着同样信仰的人们一起并肩工作。

Franchesca Tan

Content Manager

工作地点在 Berlin

负责 Global